凯发_凯发娱乐
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业界资讯

【森百川前半生】《我的前半生》:整部剧很假,但有一点是真的

2017-10-25 15:41:45 南通酥香阁食品有限公司

01.


《我的前半生》算是烧透了半个大中国,于是没忍住也追了一把。

 

看一半就想放弃,一个字:假。

 

1、 人物关系假:现实生活中,罗子君那种主妇几乎不可能有唐晶贺函那种朋友;

2、 主角光环太大:一个脱离社会10年的女人熬几个通宵一己之力就帮一个董事长翻盘了?辰星公司里其他人都是弱智么?

3、 人物性格逻辑假:全宇宙的贵人都在帮罗子君成长,但她内心软弱的本质一点都没变过。

 

或许最大问题在于,整部剧并没有踏踏实实扎下去,探索主角的内心。

 

剧本没有建构起一条线索:一个女人要从根儿上清醒得经历多少?它们又是如何一点一滴狠狠刮掉了她对这个世界的幻想。

 

人的蜕变,是一个血淋林骨肉相连的过程——原来的世界坍塌,残渣碎瓦还在不断砸下来,你拖着残肢断臂就得爬起来重建了。

 

《我的前半生》显然没有展示这个过程和节奏,只是从外界环境简单化一切——唐晶帮她建一堵墙,贺函帮她打地基,Miss吴帮她开一扇窗,看得人云里雾里:

 

罗子君真的吃到生活的教训了吗?为什么好像只要把这些贵人撤掉,她就会失去所有勇气决心,连一顿酒饭都被人灌得不行不行的。

 

所以罗子君角色总是淡淡的,没有魂,因为她没有内驱性:我为什么要改变,为什么要一步步这么走?

 

人物每一个行为背后都有一个心理动机,无论是出于感恩,出于教训,出于自私。怎样都好,只要对得起生活的复杂性,这个剧本就是好的。

 

但《我的前半生》很尴尬,一开始虽然简单化了一些,但起码把一个价值观打透了:女人要勇敢要独立。观众看得很爽。

 

后来越看越不对劲,好好一个正面女主角变成撬人男友的玛丽苏了?全剧想表达什么?

 

一个电视剧,要么简单化地去传递正能量,要么复杂化就好好表达人性。

 

什么都想要,只会变成一个四不像,假。森百川

 微信图片_20170913135153.jpg

 

02.


但看到30多集,还是有一处让我唏嘘了很久。它可能是这部剧里最真实的一个点。

 

31集,唐晶决定从香港回来跟贺函结婚,放弃之前的工作方式,买菜做饭做人妻。

 

一个那么强势明确的人,就这么轻轻颠覆了自己30多年的生活,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原因:一场病痛。

 

当唐晶对罗子君说自己要做家庭主妇时,罗子君满脸诧异,唐星说:

 

“我不一样的,我这算是急流勇退。一路上山,什么风景都看过了,现在该下山了。”


“有时候真是很奇怪,你说你三十几岁了,离了婚,现在要去赶我二十几岁赶路。而我呢,因为生了这么一场无关紧要小病,反而是要回去学你的前半生,去当人家的太太了。以前我老是说你不上进,现在你上进了,我却要变成你了。”


看到这一段时,我眼角是湿的:两个人走了半辈子,竟然交换了。

 

剧本终于触到了一点生活真实本质——无常。

 

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告诉自己:你要做自己,坚持做自己,坚持到底啊!但谁也不知道,那个自己到底是谁,那个我们最终想要的东西是什么。

 

世上最无常的,从来不是外界的沧海桑田,而是人内心的无常——你发自内心忽然间就觉得:原来另一种活法也挺好的啊。

 

然后就收好了刀剑,卸甲归田了。

 

就像我以前写的《最害怕,不经意间巅峰状态已过》,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一瞬间会失去力量,就那么安安心心地怂了,甘于成为那个你曾认为闲散的人,理解了“无用之用”。

 

那个原因,可能是你鞋子里的一粒砂子,一张医院的误诊单,一个你身体积劳导致孩子流产的消息,一个父母老去瞬间。

 

生活本无意义,但我们要活下去就必须给它赋予意义,比如拼了命的工作,比如成为一个牛逼的人,比如在30岁之前赚到第一个100万,比如成为一个独立的人等等等等。但那些意义终究是短暂的,无法长久,我们对此无能为力。

 

我们现在为之努力的,并不知道它还能撑多久,迟早会有一个缘由到来,悄无声息地结束它,让你发自内心想开始另一段人生,即便那是你曾最难以接受的。

 

生活就是如此荒诞。森百川


03.


唐晶的前半辈子是早熟的,她一开始就很清醒,但依旧在下半辈子选择了自愿混沌

 

罗子君是晚熟的,她前半辈子混沌,但一记闷棍让她不得不在36岁时清醒,并慢慢发现了拼搏生活的甘甜。

 

生命中的我们都是公平的,不存在先后之差,有的只是围城。

 

你在过小日子,却不知那些忙得要死的高薪族也幻想着某一天能去小城活着;

 

你在大城市漂泊,却不知道多少早早安定下来的人深夜不甘心地难以入眠;

 

生命还长,你真的不知道它会流向何方——

 

因为天真和懒惰,我们年轻时欠生活的努力、勤劳、踏实,迟早会要还回去。

 

因为操心和早熟,我们年轻时欠自己的欢愉、任性、闲适、迟早生活也会还给你。

 

既生活如此无常,我们还能做什么呢?难道放下现在执着的一切吗?

 

想必是不能,因为我们需要靠意义活着,而且这个意义越唯一越好。否则它看起来便不值得我们为它付出。

 

想活下去,人需要盲目。

 

只是倘若不小心,万一你透过时间的缝隙,看透到了生命本质的,必然的虚无。

 

也没关系,那就让我们装着两只眼睛:

 

一只眼盯着当下,告诉自己:我就要执着,就要不达目的不罢休,不淋漓尽致不倾情投入就会死。

 

一只眼望着远方,告诉自己:起码心里有准备,万一哪一天需要换副嘴脸面对生活,起码我早已料到。

 

在这个广袤人间,这或许是人能给到自己的最好安排。森百川



Powered by MetInfo 5.3.5 ©2008-2018 www.metinfo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