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业界资讯

【森百川人生】“结婚后,我变成了自己最嫌弃的那种女人”

2017-08-16 14:33:49 南通酥香阁食品有限公司

01.


结婚两年零三个月,小静改变许多,那变化悄无声息,她自己也毫无察觉。


直到有一天傍晚,她絮絮叨叨地计算菜价油钱,顺带着分析金融股市,随后又明目张胆地白了丈夫小李一眼,“就你挣的那点钱,够干什么?”


小李抬了抬眼皮,也没说什么。


唠叨完的小静把湿漉漉的拖把拎过来,一边卖力拖地,一边恶狠狠地开启控诉模式,对老公的闲逸悠然火冒三丈。


面子上挂不住的丈夫终于皱了皱眉,不咸不淡地吐出一句:


“你越来越像你妈了。”


小静一愣,然后一惊。


她的妈妈是个典型的市井妇人,斤斤计较、一肚子的小算盘,常常被父亲奚落为“只见小聪明没有大智慧。”


她对那样的市侩庸俗深恶痛绝,拼了命要逃离父母的阶层和环境。


所以她用功读书勤奋工作,刻意地按照新时代女性标准来要求自己。想不到的是,一场婚姻就能把人打回原型,那些所谓的涵养素质都不见踪影。


小静独坐在书房里,盯着满书架的唐诗宋词发呆,一点点回忆自己的暴跳如雷和撒泼打滚,只觉得生活太触目惊心,岁月静好一不小心就过成了遍地鸡毛。


婚姻也着实不易,好好的如花美眷,转眼便零落成泥碾作尘。她从丈夫的眼睛里看到了厌恶,心下忿然,气咻咻拿过手机找到闺蜜的微信,一长段血泪交织的控诉片刻成文。


可按下发送键之前,她又猛然从字里行间瞥见许多尖酸刻薄。从前她写诗写散文,现在,她用满腹才华来斥责最亲近之人。

 

像个怨妇,也像个泼妇,实在面目可憎。

 

连她自己都嫌弃。


微信图片_20170816143621.jpg


02.


嫌弃自己的已婚女人又何止小静一个?


我亲眼目睹了一个青春美少女向中年大妈的转变。


十多年前她第一次上门,穿着白色连衣裙,一头顺直黑发,说话也轻声细语。


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围着她问,个个嗓门粗大双手挥舞,腹部的赘肉也跟着此起彼伏。


她只是泯着嘴微微地笑,脸上的羞涩与憧憬拼出一张未婚妻的脸。


还是个好奇小朋友的我,有事没事总爱围着她转。她笑得特别温柔,身上还有若隐若现的香味,坐在那群叽叽喳喳的女眷里,仿佛鹤立鸡群。


那会儿她还是邻居家未过门的儿媳妇,浑身上下都是待嫁新娘的幸福娇羞。半年后也真的嫁过来了,穿着一身喜庆的嫁衣,高跟鞋踩过了一地的红纸屑。


婚后第一年,常见小两口牵着手上街,恩爱秀得趾高气昂。


第二年,她挺起了大肚子,头发松垮垮地挽起,渐渐有些不修边幅。


第三年,她抱着娃娃,衣襟上永远有未干的奶渍,身材已略显臃肿,神情也开始憔悴。


慢慢的,争吵声和哭泣声都被夜风吹了过来,那种扯着嗓子的哭喊,凌厉而尖刻,像是什么珍贵东西被撕碎了一样,带着绝望和不甘。


再后来,她长胖不少,眼角有了细纹,连衣裙再也不穿,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宽松的运动服,灰色的,看上去很沉闷。


像一朵鲜花的凋谢。


疲惫和焦虑都明明白白写在了脸上。一张未婚妻的脸,渐渐在风吹雨打里现出妇人模样。


可似乎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,绿叶成荫子满枝,娇艳欲滴都沉入旧时光。偶尔照照镜子,只怕连自己都看不得那副臃肿邋遢的大妈样。


想来真心酸,可这的确是世间大部分女子的必经路程。森百川

03.


据说,许多女人结婚后就不可爱了,就连女侠黄蓉都无法免俗。


五六岁的时候,我第一次看到《神雕侠侣》,电视剧里的黄蓉略显沧桑,举手投足间充满了中年妇女式的护短和教条,与小龙女的玉洁冰清相形见绌。这是我对黄蓉的第一印象。


后来又看了《射雕英雄传》,这才发现穿着白衫戴着金环的少女黄蓉娇俏可人,其玉雪聪明与小龙女不分伯仲。


那时还不懂,一个女人走过的为人妻为人母之路,会在身体和心灵留下怎样的烙印。


金庸先生的一支妙笔惯写刀光剑影,但也描绘黄蓉洗手作羹汤,为女婿的前程操碎心,还得抽空开解劝慰情窦初开的小女儿。


人前,她是千万人敬仰的女侠,人后一样被家庭琐事缠身,再加上江湖纷争不断,小姑娘时代的无忧无虑和天真单纯势必一去不复返。


而现实世界里的普通女人,几乎无时不在为柴米油盐操劳、为工作焦虑、为琐事担忧,即使没有出轨劈腿和家庭暴力,身心也难免受到摧残。渐渐的,嗓音粗了、性情粗了、腰也粗了……


重压之下,必有泼妇。

 

事实上,结婚对女人来说,犹如仙女跌落凡尘。

 

亦舒在《我的前半生》里这样描述一位妻子,“这女人走过我身边的时候,隐隐可闻到一阵油腻气,那种长年累月泡在厨房中煮三顿饭的结局,跳到黄河也洗不清。”

 

看得人满腹心酸,世间多的是下班后匆忙赶往菜市场的女人,厨房里的烟熏火燎日复一日,渐渐把少女时代的灵气都消磨殆尽。

 

身子沉了,心事也重了,再也无法飞升成仙。森百川

04.


张爱玲早就看透了个中真相,她说:


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"床前明月光"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。

 

你看,再明媚灿烂的少女时光,都会轻易被生活的尘埃覆盖。

 

做妻子,多少是要委屈的。

 

看过一个故事,有个已婚男人看到自己的老板养了情人,回了家,便绘声绘色地说给妻子听,言语间,尽是对年轻女孩唇红齿白风情万种的艳羡。

 

妻子回答说:如果我不必和你一起养家,不必做家务看孩子照顾老人,你再给我个万八千的,有趣体贴我也做得到,而且能比她做得更好。

 

这才是婚姻的另一种残酷真相:


已婚女人的身份像套在头上的枷锁,在我们尽心尽力做妻子时,红玫瑰已在沦为蚊子血的路上,白玫瑰也不知不觉地化作饭黏子。

 

远远看一眼,便觉得面目可憎心生凄惶。

 

就连心系天下女儿的贾宝玉都说:

 

女孩儿未出嫁,是颗无价之宝珠;出了嫁,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,虽是颗珠子,却没有光彩宝色,是颗死珠了;再老了,更变的不是珠子,竟是鱼眼睛了。分明一个人,怎么变出三样来?

 

一个人的三种模样里,藏着生活的百般刁难、男人的缺位失责、女人的自我放逐。

 

小时候以为结婚是享福,现在才明白它是痴男怨女的红尘历劫。

 

柴米油盐里打滚,其实也无异于刀山火海翻腾,需要源源不断的智慧与耐力加持,才有可能修来此生的圆满美好。

 

可即便如此,也永远有仙女从云层里探出头来,窥视着人间烟火里的热闹繁华,想象着夫妻恩爱里的苦中有甜。

 

爱情的美好之处,或许就在于看透人间烟火,依旧愿与你尘世蹉跎。因为结婚会后悔三年,但不结婚,要后悔一辈子。

 

惟愿婚姻里的男男女女都时时自省,把越来越讨厌的自己及时拉回来。

 

要知道,饭黏子可以加上各种调料,做成寿司、炒成香喷喷的鸡蛋饭。蚊子血旁边也能加上一两笔,画成嫣然红梅,妩媚动人,摇曳生姿。






Powered by MetInfo 5.3.5 ©2008-2018 www.metinfo.cn